您當前所在的位:新聞->要聞

聽老所長講述光陰的故事

——四川省什邡市基層市場監管所所長鐘澤文、李維洪采訪劄記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8-13 08:42 來源:
分享:
0


  俗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鐘澤文和李維洪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他倆都出生于1972年,從小在一個鄉村長大,又是同班同學,成年後先後進入工商系統,并且都當了基層所所長,直到現在仍然堅守在這個“兵頭将尾”的崗位上。特别是2008年,兩人都親曆了汶川大地震,死裡逃生,奮勇搶險,被評為抗震救災先進個人。
  6月中旬,記者前往四川省什邡市,采訪了洛水市場監管所所長鐘澤文和城北市場監管所所長李維洪。

故事一:收“杆杆費”的年代
  什邡距離成都不遠,隻有六七十公裡,但它屬于德陽市。1972年,鐘澤文就出生在這個小縣城。
  “1990年,我18歲參軍,4年後退伍,進入縣工商局工作,在蓥華工商所當市管員,當時主要任務是收市場管理費。”鐘澤文向記者回憶道。他胖胖的,白發早已爬上頭頂。
  熟悉市場監管發展曆程的人都知道,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市場監管工作的内容比較單調,當時市場監管機構的稱謂還是“工商局”,“市管員”也是個正式的崗位名稱。這些年轟轟烈烈開展的商标富農、地理标志精準扶貧、食品安全保障等工作,那時壓根兒沒有。能把市管費一分不少地收上來,就算圓滿完成任務了。
  “當時的市管費還有一個别名,叫‘杆杆費’。在什邡,那個時代豬肉都是挂在杆杆上賣的,一根杆相當于一個攤位,一個攤位每月收費400元,一個市場一年能收七八萬元。”鐘澤文說。
  重慶有“棒棒”,什邡有“杆杆”,這倒是很有地域特色的叫法。
  “很快我又調到蓥峰工商所,仍然當市管員,收市管費的同時,也收個體工商戶管理費,這樣又幹了4年,直到1998年。”
  鐘澤文把“1998年”這幾個字說得有點重,因為在這一年,他的生活有了新變化——調入洛水工商所,升任副所長。
  更為重要的是,這一年,工商行政管理體制發生重要變化,開始實行省以下垂直管理,同時對集貿市場實行管辦脫鈎。時任總理朱镕基有句名言:我們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
  于是,鐘澤文開始适應新的形勢,工作翻開新的一頁。
  李維洪的工作經曆與鐘澤文頗為相似。他1988年參加工作,并于1990年從當地供銷社借調入什邡縣工商局,幹的活兒也是收取市場管理費。
  “當時主要就是收費,談不上對企業有啥子服務,基本上也不辦案。收費任務完成得好就能一俊遮百醜。”說到這裡,李維洪笑了笑,似乎感覺當年的工作有點“小兒科”。
  1999年,李維洪也當上了副所長。

故事二:抗震救災的艱苦歲月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一晃十年過去,一個重要的曆史時刻來到了!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時28分左右,什邡地動山搖——裡氏8級的汶川大地震突然爆發,什邡距離震中直線距離隻有50多公裡!
  “當時,我正與所裡兩名同事在讨論紅白鎮加油站的案子,突然感到一陣劇烈的颠簸和震動,地下同時發出了轟轟的聲音……我意識到這是地震!我一邊高喊‘快跑’,一邊組織所裡的同志沖到了樓下市場的空壩子。這時,隻見地面猶如波浪一樣起伏,一瞬間,空氣中彌漫着煙塵和氨氣的味道——附近一家化工廠的氨罐發生了洩漏!”2018年5月,鐘澤文在一次紀念汶川大地震十周年的活動上如此描述當年那令人恐怖的一幕。
  2008年年初,鐘澤文通過競争上崗,擔任了蓥峰工商所所長。
  “我呼吸十分困難……旁邊的山上有石頭滾落到市場裡面,市場邊的圍牆突然倒塌,此時通信、水、電全部中斷。汶川大地震發生後,處于重災區的什邡一片瘡痍,集貿市場和商鋪大部分被毀,群衆生活陷入混亂。”
  蓥峰工商所距離什邡市區大約30公裡。由于通信和交通中斷,鐘澤文隻能邁開雙腿,走了4個多小時才到市局,向局領導彙報了蓥華鎮重災區的現場情況。
  災情就是命令!當天晚上,鐘澤文和一名局領導跑了幾家食品生産企業,鼓勵他們連夜組織生産,确保災區的食品供給。他們還及時趕到剛剛搭起的防震棚看望所裡的人員及其家屬,并前往大廣場安置點看望受傷的個體工商戶和私營企業主。當晚上11時過後,他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和家人見了面。
  震後第二天,在餘震不斷的情況下,蓥峰工商所全部6名幹部就出現在蓥華鎮的大街小巷,一面查看個體工商戶商店和家庭的受損情況,一面對經營者進行宣傳教育,動員受災不嚴重的個體工商戶及時開業,并告誡經營戶不得趁機囤積居奇、哄擡物價……
  地震發生時,李維洪擔任洛水工商所所長。這個所也在郊區,不過距市區比蓥峰工商所近,隻有10多公裡。與鐘澤文一樣,李維洪也經曆了驚魂一刻。
  然而,李維洪跟他的同事沒有害怕,沒有退縮,他們迎難而上,勇敢投入到抗震救災工作中。地震發生7天後,由防震篷改進而成的應急市場在洛水鎮開業了。這也是四川地震災區第一個震後開門迎客的生活必需品市場。
  “一開始我們挂的是‘綜合市場’的牌子,後來才改名叫‘應急市場’。市場的顧客中,有參加救援的空降兵,也有特警,市場外還有兩名武警站崗呢!慢慢地,經營者也越來越多,攤位不夠用,急得想打我的人都有。”李維洪回憶着,幽默地笑笑。他戴副眼鏡,說話語速較慢。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後來,李維洪被國家工商總局評為抗震救災先進個人,鐘澤文也被什邡市委評為抗震救災優秀共産黨員。

故事三:改革發展走向新天地
  随着時光的流逝,地震激發的塵埃漸漸飄落,生活又進入正軌,工作也步入新常态。
  從2008年至2015年,鐘澤文一直擔任蓥峰工商所所長。蓥峰所轄區有好幾處旅遊景點,震後恢複經營後,遊客漸漸增多。為了維護遊客的權益,鐘澤文帶領全所同志努力工作,健全景區維權網絡體系,在紅峽谷、鐘鼎寺、石門洞等景區設立了消費維權投訴站,派專人值守,加強景區市場檢查,确保消費者權益不受侵犯。“消費投訴訴轉案去年我們就辦了3起。前幾天還有遊客打我的手機進行投訴,要求商家退款呢。”采訪中,鐘澤文告訴記者。
  “剛參加工作那會兒,我們幾乎不辦案,但現在我們經常辦案。我們洛水所最近幾年連續獲得德陽市市場監管系統‘執法辦案先進單位’稱号。”鐘澤文說。從2015年起,他調任洛水所任所長,直到現在。
  近兩年,機構在合并,職能在整合,洛水所辦的案子涉及面也在擴大。鐘澤文告訴記者,所裡前些時候剛查處了一起未按照标準組織生産的案件,涉案企業違規生産木工闆,被處罰款3萬元。
  2010年,李維洪調離洛水工商所,到城北工商所擔任所長。2015年機構改革,工商與質監合二為一。城北所在市區,管轄的市場主體多了——企業760多戶,個體工商戶1900多戶,農民專業合作社120多家,李維洪的工作也更忙了。2012年,李維洪還立了一次三等功。
  20多年來,兩位所長的工作經曆折射出市場監管事業改革和發展的曆程。他們在平凡的崗位上,一點一滴地做起;他們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沖鋒在前;他們在改革的洪流中,奮勇當先。正是有了像他們這樣的許許多多的基層幹部,市場監管事業才一步步發展壯大,開創出一片新的天地。

□本報記者 喻山瀾 通訊員 羅 淼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