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穿過歲月的歌聲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7-22 08:57 來源:
分享:
0


  愛好音樂的人可能會有這種感覺:父母孕育我們的肉身之時,在每個細胞裡埋藏了無數能感知音律的小鈴铛。我們一經投生到人世間,大自然的風吹、草動、流水、鳥鳴,會一一觸動這些小鈴铛,喚醒我們生命裡各種美妙的律動,展開一場美妙絕倫的生命交響。
  1982年秋,我離開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山村,在父親的護送下到省城昆明師範學校讀書。
  師範學校的培養目标是未來的教師,除了基礎的專業課程外,音樂、體育、美術、舞蹈、普通話等是必不可少的素質教育課程,每天的課間操直接就用集體舞代替。那時能接觸到的歌曲非常有限,學校選出來作為課間集體舞的伴奏是當時的“流行金曲”:《金梭和銀梭》《在希望的田野上》《熊貓咪咪》《拍手舞》……這些節奏歡快、旋律優美、歌詞入心的歌曲,伴随我們度過了青澀又溫暖的青春年華,即便現在翻唱起來也令人熱血沸騰。同時,因為集體舞這種特殊的方式,男女同學之間的交往也由一開始的扭捏、拘謹,變得自然順暢、融洽和諧。
  緊張有序的校園生活漸漸适應後,在時常響起的歌聲陪伴中,我們這些遠離家鄉的學子找到了釋放思鄉之情的出口。放學後,三五同學常常聚在一起,到周邊的田野散步,談天說地,輕輕哼着《月亮之歌》《媽媽的吻》,問候遠方的親人;圍坐在學校操場邊的小樹下,唱起當時十分流行的校園歌曲《校園的早晨》《外婆的澎湖灣》《踏着夕陽歸去》……這些歌曲,成為我們百般回味的“話梅”。唱歌,成了我們心室的一枚花瓣,缺了它,心智就會殘缺;成了我們飯桌上的蔬菜水果,少了它,身心就難以健康發育……
  中師二年級的時候,我從同學口裡隐約聽到一個名字——鄧麗君。說話人語氣神秘、膽怯,像午後樹梢上的微風一晃而過。那時是在“清理精神污染”的社會背景下,這個名字好像是被列為“靡靡之音”的代表而流傳開的。聽說在某個同學的枕頭下面翻出一個筆記本,上面抄寫着《何日君再來》《酒醉的探戈》等鄧麗君演唱的歌曲歌詞,被當作反面材料。那個同學為此寫的“檢查小楷”,遠遠超過那幾首歌詞的文字數量,才有幸得以過關。出于對音樂和歌詞的熱愛,這件事反而激起了我對“鄧麗君”有關信息的好奇心。但苦于條件受限,隻好暫時把這顆好奇的種子埋藏在心田的一角。
  三年時間一晃而過,同學們在《風雨兼程》《讓我再看你一眼》的歌聲祝福與不舍中揮淚作别,各奔東西。
  彼時,時光的腳步行進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随着改革開放春風的徐徐吹送,一些港澳台的流行經典音樂漸漸在我國大江南北響起,包括不十分偏遠的鄉村。師範學校畢業後,我回到家鄉,在一所山村小學任教,幸運地遇見幾個同樣熱愛音樂的年輕教師,我們一起開啟有苦有樂、有歌相伴的人生新旅程。那時每月才能領到60多元的工資,我硬是節衣縮食苦攢了一年,咬咬牙花近400元買了一台雙箭牌雙卡錄放機。從此,我的單身宿舍就成了青春俱樂部,時常響起娓娓動聽的吟唱。那時,軍旅歌曲《小白楊》、通俗歌曲《讓世界充滿愛》《大約在冬季》《月亮走我也走》等,成了我們的主打歌。在聚會的樂聲中,在散步的田野間,在月光照耀的窗前,在追逐夕陽的惆怅裡,我們随時随地哼唱,安放躁動的青春。
  80年代末期,終于能無遮攔地擁抱鄧麗君的歌聲了!她那柔情似水卻可以穿透宇宙萬物的聲音,以及直抵靈魂深處的表達方式,雖難以企及卻值得一生模仿追随。我心甘情願一輩子被淹沒在那種情感氛圍中,不必自拔。多少個日落西山、月上樹梢的夜晚,我們任憑青春的熱血驅使,把樂聲音量開到最大,在鄧麗君、紅麗姐妹、蔡琴、齊秦等歌手的歌曲營造的情境中,放飛心靈深處隐藏的翅膀,打開一扇又一扇夢的門窗。聽着聽着,我們的嗓子就開始發癢,忍不住跟着唱起來,仿佛隻有這樣才可以抵達内心向往的境界。這期間,我認識了鄰村在昆明打工的一個大哥,他經常背着一把吉他,約上朋友到學校找我們一起聽歌、唱歌,還時常帶來新買的磁帶給我們翻錄,成了為我們傳播新歌的快樂信使。
  到了90年代,街頭卡拉OK成為小城一道道新的風景線。隻要你會唱,隻要你有膽量,花幾元錢就可以現場表演一下自己的才藝,表達自己的心情。但是,我這隻在鄉村長大、從鄉下小學校來的沒見過世面的醜小鴨,在那些臨時搭起的街頭唱歌棚旁邊徘徊多次,一直充當着一個躍躍欲試卻進一步退兩步的看客,硬是沒有勇氣前去“露露聲氣”。直到有一次,單位組織聯誼活動,我才有了一展歌喉的膽量。當時,在一艘滇池遊輪上,聽着我特别喜歡的一首酒廊情歌《往事隻能回味》被别人唱得一會兒非洲、一會兒北極地哭笑無門,我實在忍不住,才自己申請去唱。唱完後,居然赢得了持久的掌聲。從此,我就不再怯場,并且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麥克風。
  歲月的時鐘不知不覺指向了全民嗨歌、廣場舞橫掃天下的新時代。憶往昔,那些物資極度匮乏的年代似乎一去不複返,那些狹隘、禁锢人性的審美觀念已然被摒棄千裡之外。如今,多元文化産品和傳播途徑異彩紛呈,但是唱歌依然是我們交往圈子裡溝通交流、愉悅身心的極佳方式。需求決定市場,市場引領消費。越來越好的縱歌場所、設備、互動模式,越來越特色鮮明、個性突出的音樂産品,越來越豐富的娛樂方式和平台,無不彰顯着人們幸福指數的節節攀升。“走,找些歌兒唱唱去!”唱歌已成為人際交往中的家常節目,不再是奢侈品。
  直到現在,給我們傳遞港台樂風的那位老哥,依然是拳打不倒、霜打不蔫、雨打不濕的鐵杆歌迷。他一有空兒就約朋友們唱歌,有時大白天一個人跑到練歌房,一唱就是三五個小時,實在令我佩服。
  的确,一旦你生命中與音律有關的小鈴铛晃動起來,你不呼應,情何以抒?正所謂:适逢當下好時節,長歌一曲話滄桑。

□雲南省昆明市呈貢區市場監管局 唐鳳蓮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