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準入

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

——寫在《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即将出台之際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8-13 08:42 來源:
分享:
0


  今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對外發布《國務院2019年立法工作計劃》,首次提出制定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并明确由國家發改委、商務部、财政部、市場監管總局共同起草。7 月 14日,有關部門就《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

出台《條例》的必要性
  制定《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 決 策 部 署 的 必 然 要求。黨中央、國務院一直以來高度重視為各類市場主體創造良好的營商環境。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增強微觀主體活力,發揮企業和企業家主觀能動性,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和法治化營商環境。李克強總理要求,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圍繞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制定《條例》,有利于更加全面系統地貫徹落實這些決策部署,更加有力地推動優化營商環境工作。
  制定《條例》是提升營商環境法治化水平的重要舉措。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李克強總理在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電視電話會議上明确要求,抓緊研究制定優化營商環境的法規規則。各地區各部門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在優化營商環境改革實踐中形成一批成熟經驗,迫切需要通過立法予以系統固化。一些實踐也證明,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規依據,有些有效的改革舉措無法進一步複制推廣。制定《條例》,有利于将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積極發揮法治引導、推動、規範、保障改革的作用。
  制定《條例》是破解當前營商環境痛點、堵點、難點問題的迫切需要。營商環境隻有更好,沒有最好。近年來,我國營商環境改革取得明顯成效,但對标國際一流水平仍然存在一定差距,一些長期困擾市場主體的痛點、難點、堵點問題依舊突出,迫切需要通過法治化手段予以解決。制定《條例》,有利于保護市場主體權益,淨化市場環境,優化政務服務,規範監管執法,加強法治保障,有利于彰顯黨中央、國務院持續優化營商環境的堅定決心,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廣泛凝聚社會共識,切實增強市場主體信心和獲得感。

地方的立法實踐
  從地方的立法實踐看,目前已有不少省份在推進地方性營商環境法規的制定工作。
  2019年1月18日,黑龍江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黑龍江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明确将重點清理整治“新官不理舊賬”、不作為、亂作為、懶政怠政等問題,彰顯了黑龍江省重塑營商環境的信心和決心。
  2019年5月3
0日,吉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吉林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
  2019年7月31日,天津市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通過《天津市優化營商環境條例》。
  遼甯、河北、陝西等地在更早時間制定出台了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努力從法治層面打造良好營商環境,為中外企業平等競争、蓬勃發展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
  2016年12月7日,遼甯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遼甯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
  2017年12月1日,河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通過《河北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
  2018年3月31日,陝西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通過《陝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
  2019年2月19日,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就本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立法工作召開座談會,積極推動加快該條例起草工作。據了解,該條例準備于2019年11月提請省人大常委會會議初次審議。
  地方的立法實踐,為國務院出台《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提供了有益内容。

《條例》的主要思路
  《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征求意見稿)》強調,優化營商環境應當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堅持各類市場主體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按照規則公開透明、監管公平公正、服務便利高效、依法保護各類市場主體合法權益的要求,對标國際一流水平,建立統一開放、競争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
  征求意見稿對标對表黨中央精神,全面落實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等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系統總結各地區各部門優化營商環境改革舉措,參考部分省區市先行先試出台的優化營商環境地方性法規的有益内容,借鑒國際組織和國外的有效做法。
  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标導向相結合。一方面,聚焦當前市場主體反映強烈的營商環境突出問題,研究提出制度性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對标國際一流标準,推廣國内最佳實踐,明确各領域優化營商環境的改革方向和目标。
  堅持鞏固改革成果和鼓勵持續創新相結合。對各地區各部門已經普遍實行的成熟經驗和有益探索進行歸納提煉,上升到制度層面予以固化。對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缺乏明确法律依據的做法,通過相關制度設計,為改革提供法律法規支撐。對具體程序和條件的規定相對原則,為改革創新留出空間。
  堅持政府主導和社會共治相結合。進一步明确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優化營商環境的職責,嚴格規範和約束政府行為。同時,貫徹社會共治理念,注重發揮市場主體、行業協會商會、新聞媒體、社會監督等各方面作用。

《條例》的主要内容
  在“市場主體”方面,主要從平等對待各類市場主體和保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兩個方面,對市場準入、平等獲取要素、招标投标和政府采購以及保護自主經營權、保護财産權、保護知識産權、保護中小投資者、治理拖欠企業賬款、完善糾紛解決機制等内容進行了規定。
  在“市場環境”方面,主要圍繞破解市場主體生産經營活動中可能遇到的痛點、難點、堵點問題,從便利生産經營,規範稅費辦理,公用事業、融資與人才服務三個方面,對企業開辦、投資項目審批、工程建設項目報建審批、登記财産、跨境貿易、辦理破産、企業變更和注銷,納稅、社會保險費、規範涉企收費以及公用事業服務、融資服務、鼓勵創新創業、人才服務、規範行業協會商會等内容進行了規定。
  在“政務服務”方面,主要圍繞打造公平、公開、透明、高效的政府運行體系,按照融合線上線下服務、提升政務服務水平、訴求處理與監督評價三個方面,對政務服務大廳、政務服務平台、政務服務數據共享交換、電子印章和電子證照,政務服務事項标準化、規範行政許可和備案、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證照分離”“多證合一”改革、減證便民、優化服務流程、審批服務便民化、規範審批中介服務、規範中介服務機構以及政企溝通機制、訴求處理機制、政務服務監督、政務服務評價等内容進行了規定。
  在“監管執法”方面,主要突出公正監管,從落實監管責任、創新監管方式、規範執法行為三個方面,對監管職責、綜合監管執法和聯合檢查、包容審慎監管,“雙随機、一公開”監管、重點監管、信用監管、“互聯網+監管”以及規範行政執法、規範自由裁量權等内容進行了規定。
  在“法治保障”方面,主要圍繞推進法治政府建設,從政策制定與施行和法律責任兩個方面,對政策制定、法規政策公布和解讀咨詢、政策評估和清理、政務誠信以及政府責任、行業協會商會責任、中介服務機構責任、公用事業企業責任、市場主體強制退出制度等内容進行了規定。

□本報記者 王國明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