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準入

看守所裡辦股東轉讓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8-13 08:42 來源:
分享:
0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轉眼,我來天津市寶坻區市場監管局政務服務科工作9年了。我目睹審批大廳改了名字、換了新顔,也見證了登記工作一點點提速、優化、好評滿滿,驕傲之情油然而生。這期間,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一次特殊的轉股經曆。
  2012年5月的一天,我在行政許可大廳受理企業變更登記時遇到一件棘手事,一家公司申請股權轉讓和法定代表人變更。我按照材料規範為企業準備了表格,并要求原股東和新股東攜帶身份證到行政許可大廳簽字。聽到這裡,經辦人張先生面露難色:“一定要所有股東都來現場簽字嗎?”
  “是的。您可能不知道,現在有些人代簽、虛假簽字,給我們登記機關造成很多困擾,有的甚至是在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把股權轉讓走了,有的人還在領低保、還貸款卻‘被股東’‘被法定代表人’了,導緻當事人把我們登記機關告上法庭。”我耐心解釋道。
  “不會不會,這個您放心,我們絕對不會這麼做的。我拿回家讓股東簽字可以嗎?”張先生問道。
  我笑了笑,決定換一種方式說服他:“是所有股東都不能來嗎?能來的盡量來,餘下的,咱們還可以通過視頻連線,我們在線看他轉股簽字。”
  “那……好吧,我回去跟股東們商量商量再來。”張先生說。
  過了幾天,張先生再次來到行政許可大廳,同行的還有3名股東。
  “我帶股東們來了,這下能簽字了吧?”張先生着急地說。
  “我查一下企業情況,您讓各位股東拿出身份證準備簽字吧。”我說。
  指導股東簽字過程中,我發現原股東之一劉×沒有到場,便再次建議張先生通過視頻連線劉×。“張先生,如果劉先生真的有困難過不來,咱們可以把要簽的材料寄給他,然後通過電腦打開QQ視頻跟他連線,他一邊簽字咱們一邊錄像,這也是可行的,并非網絡遊戲。”我對張先生說。
  “這……這……”張先生臉上又出現上次來時那種為難的神情,糾結幾秒鐘後,他終于說出實情,“我實話跟你說吧,這個劉×前陣子跟人打架鬥毆被關進看守所了,一時半會兒出不來。就為這,我們公司才要他把股權轉出來,他的法定代表人的職務也得變更成别人,要不然他總簽不了字,我們公司的好多項目可就得停了。現在别說跟他視頻了,連電話都不讓打,還得通過律師給帶話。你就通融通融吧,我替他簽上得了……”
  企業的遭遇我能理解,但是代簽是不行的。既然了解了情況,我就有義務想辦法幫忙解決。這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我腦子裡,我讓張先生在窗口稍等,進裡屋找科長商量。
  理論上,并沒有法律法規支持股東到場簽字,登記機關隻對申請人提供的材料進行書式(形式)審查。但随着近年來由虛假簽字導緻的訴訟率不斷攀升,為了确保股權轉讓材料的真實性,上級部門鼓勵各區局結合本區實際情況,豐富審查内容和形式,必要時可以啟動實質審查。視頻轉股就是我們科想到的一個方案。但由于原股東情況特殊,如果連視頻轉股都實現不了的話,就隻有一種方式——去看守所讓劉×簽署文件。我将這一想法告訴科長,科長雖然同意,卻又擔心運作起來不容易,既要通過律師申請,又要派專人去看守所辦公,難度可想而知。
  最終,經過和張先生溝通,他同意找律師談談,向看守所提交申請試一試。幾天後,張先生告訴我申請通過了。當天15時左右,科長和我來到看守所,通過層層登記、安檢,終于見到戴着手铐的原股東劉×,核對完身份,并給他講解轉讓規則後,我們指導他在材料上簽了字。在回去的路上,我跟科長開玩笑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進’看守所,更沒有想過是因為工作來的。”
  如今,7年過去了,從網上申報、全程電子化到實名驗證、人臉識别、電子簽名、手機綁定……科技在發展,效能在提升,服務在優化,唯一不變的是我們堅守原則和為企業服務的初心。

□天津市寶坻區市場監管局 白 璐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